您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 新闻正文

不再年轻的我,终于看懂了《东邪西毒》

《东邪西毒》被誉为王家卫最难懂的电影,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能看懂它。

林青霞说曾过,这部电影不好看。她不明白到底谁爱谁?为什么每个人说话都不看对方的眼睛,好像对着空气在讲话。这样的电影怎么会好看。

但十四年后她再看这部电影,在书中写到:十四年后,不仅我看懂了,其他人也都看懂了。即使拍了一百部电影,仍然因为没有一部自己满意的作品而感到遗憾。看完《东邪西毒》,我跟导演说:“我少了遗憾,多了庆幸。”

这部电影之所以觉得晦涩难懂,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它的时间线不够明朗。其实,整部电影都像是欧阳锋的回忆,但回忆没有按照时间顺序展开。01 到底谁爱着谁?

欧阳锋爱着他大嫂(张曼玉饰演,因为电影里没有名字,后面都用张曼玉的名字代替),张曼玉也爱他,却嫁给了他哥哥。黄药师爱着张曼玉,所以每年会来见一次欧阳锋,为的就是给张带去欧阳锋的消息,也给自己找一个见她的理由。

爱而不得的黄药师到处留情,他和盲武士的妻子有染,导致盲武士负气离家。盲武士因为无法接受好朋友和最爱的人的暧昧,一心求死。而他的妻子桃花过了很久才发现,她要爱的人不是黄药师,而是自己的丈夫。

慕容燕(慕容嫣)因为黄药师的酒后玩笑,深深爱上了黄。却又因为黄药师没有赴约,而分裂出第二种人格,哥哥慕容燕,她不愿意相信黄药师不爱她。

这里面最单纯的就是洪七公。他一心闯荡江湖,最后发现他想要的并不是这样,又带着妻子一起走了。

而“鸡蛋女”则是执着为弟弟报仇,最后只有洪七公帮了她,她以为洪七公是因为爱她,但实际上他不过是遵从自己内心的声音,最后看到他和妻子恩爱的在一起,鸡蛋女哭着跑掉了,再也没有出现。

02 逃避永远解决不了问题

欧阳锋说,有些人和事无论如何也忘不掉,”醉生梦死“不过是一个玩笑。

张曼玉病逝之后,黄药师太想忘记失去所爱的痛苦,喝下了“醉生梦死”。但他真的忘了吗?他还是会去曾经去过的地方,看到曾经看到的人。

慕容燕一直等在那里,直到等来了早已忘记自己的黄药师。差点被劈死的黄药师,慕容嫣还是没忍心杀他。黄药师去找了盲武士,他说想和盲武士喝“醉生梦死”酒。这些到底是真的忘记了,还是去赎罪的,不得而知。

张曼玉说: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可以所有的事都忘记,以后每一日都有一个新的开始。

这让我想起来电影《初恋50次》,故事的女主角得了一种病,每天早上都不记得前一天发生了什么。所以每天醒来都要大叫,把身边这个“陌生”的男人推下床。这让她男朋友很痛苦,所以想尽办法加深她的印象,用录像记录他们曾经的故事,让她每天起床后回看一次。

那遗忘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

《奇葩说》有一期的辩题:消除忧伤的水要不要喝?黄执中劝马薇薇喝下,说不想看到被抑郁症折磨的她,但她却说我怕在我忘记痛苦的时候连你们也一起忘掉了。如果连你们这些最好的朋友,我都不记得,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吸血鬼日记》里的女主角因为无法接受弟弟的死,而选择关闭人性。但却在忘掉这一切后,如同行尸走肉,她男朋友不忍心看她这样下去,最后又想办法重新开启了人性。

生活中的经历,痛苦也好,折磨也罢!一味逃避永远解决不了问题。我们应该做的是敢于面对,只有勇敢的走出来,才会迎来发光的人生。人生低谷时,告诉自己:正面刚回去。

03 “双重人格”的产生

慕容燕的双重人格,是因为黄药师没有去赴约,而被激发出来的。白天她是哥哥慕容燕,找欧阳锋,出钱请他杀掉黄药师。晚上则是妹妹慕容嫣,一心觉得黄药师是爱自己的,是哥哥阻止了他们的感情,所以找欧阳锋杀掉哥哥。一个人受到挫折,或多或少会找个借口来掩饰自己。

电影《绿茶》也有过同样的人物设定。赵薇的角色白天是固执保守的老师,晚上时热情奔放的女郎。变身的那个时间节点就是她杀死自己父亲的那个时间段。双重人格的一般导因为个体与自然和社会的矛盾,是个体在一生的社会生活和实践中生长发育起来的一种对周围环境“压力”的防御机制和调适机制,并具有文化上的“遗传”性和连续性。它亦是一种人格的内在状态与外在状态的分裂。其分裂的程度受外在环境“压力”的大小及自我调适机制的情形的影响,随机地表现为不同的状况。一般说来,外在环境的“压力”越大,自我调适机制的功能越差,则人格分裂的程度越大。

人体的这种防御机制是一种出于自我保护的存在。只有自身无法调节的情况下才会发生。很多时候,真的要调节好自身的状态,当你分裂的那一刻,你存在于这个世界意义,直接减半!

04 感情里学会珍惜

张曼玉明知道欧阳峰是爱她的,却偏要嫁给他哥哥,她说你不是笃定我一定要嫁给你吗?我偏不。

黄宗泽曾经以为胡杏儿一定会嫁给他。带着这种笃定,求婚的事一拖再拖,直到最后胡杏儿单方面提出分手。你曾经以为身边的人不会离开,你以为她知道你爱他。但却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说出这句:“我爱你”。

周星驰说: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但后来又在《西游降魔篇》,让段小姐说出: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张爱玲说过:我以为爱情可以填满人生的遗憾,然而,制造更多遗憾的,却偏偏是爱情。

这部电影里为什么每个人都对着空气说话,王家卫想表现的何尝不是一场人生孤独的旅行,每个人都是孤独的灵魂,游荡在漫天黄沙的大沙漠里。就如《百年孤独》里说的那样:所有人都显得很寂寞,用自己的方式想尽办法排遣寂寞,事实上仍是延续自己的寂寞。寂寞是造化对群居者的诅咒,孤独才是寂寞的唯一出口。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