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 新闻正文

航空业恢复,飞机和人力资源成本降低:疫情下新航司层出不穷

虽然疫情严重影响了航空业,但仍然有源源不断的新生力量加入这个市场。有一些勇敢的首席执行官认为,现在是推出新航空公司的最佳时机。

挪威低成本初创公司Flyr的首席执行官Tonje Wikstrøm Frislid表示:“如果没有疫情,我们就不会(启动)。” Flyr计划在未来几个月进行首次飞行。

Flyr并不孤单。英国也有一家初创航司Flypop,计划提供低价长途飞行服务的英国初创公司。Flypop首席执行官尼诺•贾奇(Nino Judge)说:“疫情大流行是开办航空公司的最佳时机,因为成本很低。什么都半价——你说得出来的都半价。”

Heston Airlines是一家立陶宛的包机和湿式租赁运营商,计划于2021年4月开业。该航空公司将使用两架空客A320-200飞机进行运营。

去年,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捷蓝航空日前向美国联邦航空局和美国运输部提交了营运新航空公司微风航空(Breeze Airways)的申请书。今年2月,微风航空获得了交通部的初步批准,可以开始运营,允许该航空公司运营最多22架飞机。到目前为止,该航司已经从北欧航空资本(NAC)租赁了一架ERJ-195和一架ERJ-190。Breeze计划在2021年底前将其机队扩大到22架。

同样在美国,忠诚航空前总裁2018年收购了包机公司XTRA Airways,他将航司重新命名为Avelo,并计划转型为一家以客户为中心的廉航,总部设在休斯顿,预计将在4月初营业。

在欧洲,一家全新的全A350航空公司即将问世,它的名字是PRAGUSA.ONE。这家雄心勃勃的航空公司计划将其运营基地设在布拉格和杜布罗夫尼克。最令人兴奋的是,该航空公司计划为其宽体客机配备全高端经济舱安排,提供一种新的实惠的长途舒适旅行方式。这家航司计划运营飞往美国、中国、日本、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南非的航班,目前已与以下目的地的机场网络建立联系:纽约(EWR)、东京(NRT)、北京(PEK)、洛杉矶(LAX)、新加坡(SIN)、约翰内斯堡(JNB)、成都(CTU)和吉隆坡(KUL)。

此外,乌克兰一家包机公司Bees也来势汹汹,机队将由两架737-800组成,配置189个座位,机龄十年。该航司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再增加2架737-800,并在2022年将机队规模扩大到6架。

随着复苏的临近,现在是建立一家新航司并利用这个机会取得长足进步的好时机吗?毕竟,条件看起来非常合适:有充足的机组人员、飞机和航班时刻。

时机:航空业正逐步迈向恢复期

虽然2020年的航空业像冬眠期,但随着疫苗接种工作的进行,人们满怀希望地开始了2021年,旅行可能开始缓慢回升。

在美国,几家航空公司的高管指出了许多积极的迹象。达美航空首席执行官于2021年3月15日在摩根大通工业会议上表示,在预订方面,达美航空“非常接近2019年的数字”。在同一次会议上发言的美国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道格·帕克指出,“过去三周是疫情开始以来最好的时期。”根据他的说法,这是“大幅上涨的开始”,因为国内旅游存在巨大的被压抑的需求。捷蓝航空和美国联合航空的首席执行官也在工业会议上发言,他们对经济复苏即将到来充满希望。

在全球范围内,情况非常相似。根据OAG的数据,到2021年第二季度末,计划运力将比2019年同期下降12%。这个数字显然已经超过了2020年那个灾难性的季度,当时全球各地的边境关闭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航空业的发展。

然而,能力的增长在不同地区是不平等的。OAG首席分析师约翰·格兰特(John Grant)在2021年3月18日的一次网络研讨会上评论道:“北美市场的增长主要是基于疫苗的分发、(疫苗)使用量的增加以及对想要国内旅行的人的真正被抑制的需求。”

尽管前景一片黯淡,但破产清算的航司却很少。乍一看,新航司机会可能有限,因为一旦旅行获得许可,那些仍然存在的航司就会争先夺后地获取尽可能多的收益。不过新航司一个很大的优势在于,承担着很少甚至为0的债务。此外,公众似乎非常热衷于投资新航司。

飞机和人力资源成本降低

由于许多航司都缩减了运营规模,市场上有大量的飞机和机组人员可供选择,供过于求导致飞机和人力资源价格降低。根据Cirium的Ascend数据,商用航空从2020年开始拥有25450架在用飞机。一年后,这一数字下降了5500架,预计到2022年初将过剩6000架。目前,机龄10年的A320和737-800飞机的运营租金分别降至15万美元和16万美元左右。

与长途航空市场的竞争对手相比,Flypop的空客A330飞机的租赁费减少了50%。Breeze和Flyr表示,由于疫情蔓延,他们还将享受40%至50%的飞机租赁费优惠。

对于新航空公司来说,目前的情况还意味着他们可以雇佣有经验的员工,而且价格低廉。

瞄准市场机会

商务旅行可能永远不会完全恢复,但专家表示,两种类型的乘客可能会相对较快地返回:休闲旅行者和探亲访友的人。

Breeze Airways将瞄准美国的休闲旅游,重点是“突破枢纽”——在目前需要转机的航线上提供直航。Flyr将专注于挪威家庭和休闲市场,而Flypop的目标是吸引人们往返英国和南亚。

不过,挑战仍然存在,根据IATA数据,航空业的复苏速度比预期要缓慢。对于新航司来说,最重要的是健全的商业模式、好运和更好的时机。航空业可能即将迎来转机,但把握好时机积极运作可能更重要。

图源:CNN

原标题:《疫情下新航司层出不穷 现在是建立航空公司的好时机吗》

阅读原文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